高级搜索 返回首页  
名人名言
哲理小故事
技术文章
    - LINUX文章
shanyinke名人名言幸福课 第八集 感激
幸福课 第八集 感激
2022-06-12 22:01:59
by 哈佛  
Rating: not rated yet
1 2 3 4 5 6 7 8 9 10

第八集 感激

在上节课结束之前,我跟大家分享了我生平的一些事。后来有人问我“是真的吗?”没错,是千真万确的。这个故事我是从两个角度来讲的——第一个是消极者的,第二个是积极者的。大家要记住的很重要的一点是,我们所说的积极者并非不会感到痛苦或失望,愤怒或羞辱,恐惧或失望,至少无法追求自己的目标,是一件很让人失望的事。如果这个目标碰巧是关于职业生涯的,或者是如果自己是唯一一个没有拿到学位的人,而不得不在Willam James大楼再呆一年,就像脑袋长了一个角,那么羞愧,这种事没有快乐可言,非常痛苦。但是积极者……对不起,积极者和消极者的区别在于,积极者明白,这世界是不会事事如愿的。但我们可以扭转坏事,事情会好转的,一切会变顺利的,可能需要点时间,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看到曙光,可能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忘了羞辱痛苦失望。但一切不好的事都会过去,也就是说积极者明白,这些感觉是暂时的。他会允许自己,有人之常情,他会明白,事情最后会好转的。我明白这点,发生的都发生了,这就是人生,允许自己有人之常情,包括允许自己,感受这些负面情绪。允许自己失败,我们稍后会深入讲允许自己失败,等我们讲到完美主义时因为完美主义对失败有强烈的情绪。如果做不到最好的,那就是最差的。如果你不是完美无瑕,那你就是一无是处。

要么就是非凡,要么就是平庸,没有中间地带。积极者明白,人的本性决定了,我们会有痛苦的情绪。人的本性,或者说是人就会有失败的时候,但失败会过去的。做积极者有很多好处,第一个好处就是幸福感多了。积极者感到更多幸福,还有其他好处,例如,波莫纳大学的Suzanne Thompson做了以下的研究,她找那些在加州大火中失去家园的灾民,那时候很多灾民……那是一场很大的山火,很多人失去了家园。火灾过去。她去采访他们,她把积极者和消极者区分开来,积极者并没有说“我很高兴火灾发生了”而是说“这场天灾也有好的一面”,“我可以重新开始,火灾给了我一个新起点”,“现在我更喜欢我的家,我的家人都安全无事”,“这让我很欣慰,这是好事”所以积极者看到的是好的一面。随后她跟进这些受访者,那些跟消极者区分开来的积极者,长远来说,他们感到更幸福。他们有更多积极情绪,焦虑的情绪更少,身体也少患病,所以对身心都有好处。有很多研究针对积极心态对身体的影响,例如,Glenn Affleck找一些人做过一个研究,这些人有过心脏病发,有些人把病发看成大灾难,世界末日。另外一些人当然不会为病发感到高兴,但他们会说“这是一个警钟”,“心脏病发也有好的一面”,“因为它告诉我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”。

或者病发让他们对自己的价值观有所改观。看到积极的一面的人,把心脏病发视为一个警钟的人,再活八年的几率更高,而且再次心脏病发的几率也更低。这听起来很显然而见,因为他们会改变生活方法,但原因不只是改变了生活方式。我上次介绍的UCLA大学的Julienne Bower,他研究过一些艾滋病患者,找出出其中的积极者,不是那些说“太好了,我有艾滋病”的人,而是那些说“因为患了这个病,现在我更懂得感激一些事”,“因为患了这个病,我更关心那些真正重要的事”,“因为这个病,我和一些人更亲近了”。四到九年后,她跟进这个研究,她发现积极者的存活的几率更高,活下来的可能性更高。Laura King和Minor做的研究表明,我们可以把人培养成积极者,所以除了那些天生的积极者,或者消极者以外……我们知道积极与否和基因有一定关系,但除了天生的以外,还可以后天培养。他们找来一些生活中受过创伤的人,让他们写下这些创伤,写下从创伤中“看到”的好处。那些写下从创伤中“看到的好处”的人,身体和心理都更健康更幸福。另一个研究的对象是癌症患者,那些参加研究的女性写下她们的病情,她们还会写“患上癌症带来的好事”,写出这些的女人,看医生的次数更少,战胜癌症的几率也更高。通过改变她们的观念,改变她们的关注点,这些女人没有说“患上癌症最好了”。也许有些人会这么说,但大部分不会。

他们会说“但愿我没有癌症”,“但我确实患上了,关键是我们怎么处理,怎么看待这个病”,然后她们跟自己说“我们和家人更亲近了”,“我现在更感激生活了”,“我可以享受一下花香了”,“现在我和家人乐也融融”,“现在我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朋友了”,她们从坏事中找出好事,而不是把坏事看到好事,但她们会尽力从坏事中看到好的一面。这种心态甚至会影响到他们的寿命水平。有很多人研究乐观,积极心态和长寿之间的联系,例如,在Mayo诊所那839位住院病人中,研究人员用他们作研究对象,他们区分开积极者和消极者。两年后那些乐观的积极者,存活率高出19%。到目前为止,在研究积极心态和乐观领域中,影响最深最有趣的实验就是修女实验。这个实验从多方面表明圣经里说得没错,快乐真的能使人长寿。这个修女实验是从1932年开始做。1932年,178位修女完成受训,她们的年龄大约为22岁。这些即将开始传教的修女受到方方面面的测试,其中一个就是她们要写自己的短小传记。这个资料几十年前就收集起来了,最近心理学家才打开这些资料,想对它进行研究,想弄明白,有几个修女活到了今天?活了多久?这个实验在1932年展开,她们当时22岁,他们想找长寿的预测因素。所以他们看她们的传记写得多深奥,也就是说考察她们的智力水平跟长寿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他们看居住环境,看看居住环境的污染程度,会不会影响她们的寿命,没联系。住加州的和住波士顿的没分别。他们研究她们的虔诚程度,信仰程度,她们那时才22岁,对长寿没什么影响。只有一样东西,跟她们的寿命有联系,那就是积极情绪。研究人员所做的是,看她们写的传记,他们不认识这些女人,所以这是一个完全匿名研究,双重匿名研究。研究人员看这些传记,把传记分为四类,最积极的,最不积极的,中间还有两类。然后他们比较最积极那类,和最不积极的那类。他们得出以下的结果,我先给大家读一段她们写的传记,让你们了解积极的传记是怎样的,最不积极的是怎么样的,这一段是积极类里的Cecilia O'Payne写的 “上帝为我的人生开了一个好头,他恩赐我生命以无尽的价值,过去一年”。“我在圣母学院受训,这一年我过得很快乐”,“现在我热切期待接过圣母的圣衣”,“接受主无上的爱”,快乐,欢乐,爱,这是一个积极的人。下面这位属于最不积极的一类,你们会看到,她并不是特别消极,但她并不关注于积极情绪上,没有欢乐。Marguerite Donnelly“我出生于1909年9月26日”,“家里最大的孩子,五个女孩,两个男孩”,“我在女修道会受训一年”,“教化学,第二年在圣母学院教拉丁文”,“蒙主恩赐,我会尽力完成使命”,“传教,修道”非常写实,没有积极者的那么积极,没有Cecilia O'Payne那么乐观。现在我们来看看这些资料:85岁时,我要重申,她们85岁,是很多年前的事了。最积极那类有90%,还活着,而最不积极那类只有34%,两个数据相差很大。这并不说明消极者就不会,活到120岁,也不能说明积极者就不会,30岁死于心脏病发。当然个别例外是有的。但平均来说 在这个长寿研究中,最能解释,两组相差如此大的数据的因素,就是积极情绪。总体的积极性,再过九年,她们94岁的时候,最积极一类中有54%还活着。而最不积极那类只有11%。 结果很显著,你也可以拿一些传记来,分析它们,你不知道谁还活着,谁死了,只根据积极心态这一因素,你的预测就能达到很准确的程度,能预测谁会长寿,谁还活着,谁已经去世了。

现在我看这些资料,还有很多关于长寿,身体,健康等资料.我觉得“太棒了”,“积极心态真的很有用,当乐观主义者真好”。但我有两个问题“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是乐观主义者?如果我们能更幸福更健康,为什么我们不都去做乐观主义者?”这是第一个问题。第二个问题是,如果我想当乐观主义者,我该怎么做?第一个问题:为什么不是人人都是乐观主义者?第二个:怎么变成乐观主义者?我会回答这两个问题。先来看第一个问题:为什么乐观主义者这么少的主要原因是,我们认为乐观主义是不切实际,我们怎么知道?谁让我们觉得这是不切实际,谁让我们觉得乐观主义者不切实际?最主要是媒体。我们在媒体上都看到什么?仇恨,流血,不幸福,恐怖主义。如果有人说“我是乐观主义者,我觉得世界很美好”什么?你脑子不正常了吗?你不切实际,你盲目乐观,你看看这世界发生的可怕事情,在这样一个世界里,你怎么乐观?你怎么积极?快乐幸福从哪谈起?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谈幸福心理学?你太盲目乐观了,很大程度上来说,Thomas Hobbes的话说得没错,人生短暂,残酷,可悲。在现代世界,这种悲观情绪,比乐观情绪更切合实际。

我们来看看几个新闻头条 这是我几周前为本节课备课时,找来的新闻头条:委内瑞拉,飞机失踪,航班延误,选举,科索沃再次发生暴动,新国家诞生,发生暴力事件,我们关注的却是暴力,地震毁了几百个家园,土耳其入侵伊拉克《血色将至》 (血色将至VS老无所依)两部电影竞逐奥斯卡,这算是好消息? Tori Spelling……继续,刚才是CNN的新闻,这是……什么?我忘了哪间媒体了,应该是路透社。伊朗核问题悬而未决,还是土耳其,大使馆抗议,欧盟,之类的,都是消极新闻。这是福克斯新闻,关注点是什么?小孩母亲想脱身,一个母亲抛弃孩子,它没有关注那几百万个,几十亿个抱着孩子的母亲,而是关注想脱身的母亲,他们报道原因,是什么让这位母亲想抽身离开,之类的。这么多负面新闻,在这样一个世界里,我们怎么乐观?那太不切实际了吧?接下来让大家看一位专家,我最喜欢的心理学家Ellen DeGeneres Ellen DeGeneres(2003年《此时此地》片段)我前几天在看新闻“由Paxal(抗抑郁药)赞助”看完真的要吃,非常聪明的广告。

我小时候每天只播一次新闻,错过了就没得看了。现在全天候都有新闻,这还不够,主持人在讲,下面还有滚动字幕,你一边看主持人,一边看滚动字幕,你还一边上网发表评论 “不,我要说不……”。又有一条滚动字幕不停播放“情况持续恶化”还有完没完,还有本地新闻“天啊,他们想你”。每个新闻节目都看,是吧?你看了自己想看的还不够,他们还会想噱头来吊你胃口,这种做法太可恶了。“这算得上全世界最可怕的东西”,“有可能就出现在你的餐桌上”, “今晚11点为您揭晓”。是……青豆吗?我很可怜这些主播,我们可以关掉电视,但他们的工作就是,读这些报道和字幕提示机上的字。他们不知道下一条新闻是什么,他们的情绪大起大落“无一生还”,下一条,哪种糖能帮你减肥?继续下一条,有个小行星正撞向地球。但先让我们来找找城里哪家批萨芝士最多,有令人不安的研究表明研究很令人不安,她真的是我所认识的最聪明的心理学家,这个学期我还会放很多她的录像,所以说媒体是罪魁祸首。确实媒体把大量关注点放在负面新闻上,但这样也不全是坏事。因为在公民社会,媒体的职能之一是,把应该纠正的错误行为公诸于世,鼓励人们,去行动,去改变,让世界变得更美好。但是我们要认识到,媒体报道时并不是就事论事,而是单独强调事件中的某几个方面,所以就会涉及媒体偏见了。

媒体偏见并不是说,左倾的CNN 和路透社对右倾的福克斯和华尔街有偏见,这不是我所说的媒体偏见。我说的偏见是一种倾向于负面的偏见,媒体关注突出的是负面,它就像一面放大镜,而不是眼镜,我们需要记住这点,并对此加以纠正。媒体报道时没有就事论事,纽约时报头版上的不是全面的事实,华尔街日报上的头版不是全面的事实。它们只是突出事件中的某个方面,加以放大。它强调负面,关注负面,土耳其发动的战争,科索沃的流血事件,或者说母亲弃儿,仇恨事件。媒体这样做会造成,正面新闻得不到足够关注。大家想想,这两种做法正是我们之前讲过的,三种心理扭曲中的两种,放大消极,缩小积极,也就是说媒体扭曲了我们的观点。它实际上让我们变成了悲观主义者,尤其是现在一天24小时都有新闻,我们不停地受到消极的轰炸,一个接着一个,我们能从哪里听到正面新闻?新闻报道最后30秒,没错,这世界还是有点好事的,这样做只是为了让你笑一笑,让你明天,或下一小时,继续收看更多的坏消息,一个接一个的负面消息,扭曲,造成认知扭曲。这就是我们之前学认知治疗,和认知行为时,谈到的心理陷阱。

我们成为悲观主义者,有没有人想为什么大部分人,是悲观主义者?当媒体对我们有那么大影响力时,我这样说不是贬低媒体的作用。我这样说是为了突出,我们需要认清并且反对的一个方面,我们怎么反对……等一下再谈这个,媒体突出什么?欺诈行为,例如玛莎家居,安然,世界通讯公司,突出它们的欺诈行为,而不是去报道世界上每天都发生的。另外那几百几千亿宗的正当交易,此时此刻就有很多正当交易了,强调负面,无视正面,在我们身边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的,几百几千亿的正当交易,其他正在发生的事呢?我们……或者说媒体推动我们,从一些负面例子中进行联想演绎,而无视了其他几十亿人,贡献他们的人生为世界传播幸福,例如派送食物的救助站,让世界变得更好,或者在后院里写文章1800多名哈佛学生在PBHA组织里当志愿者,想想我之前谈过的错误刻板印象,不管是在哈佛还是在全美国很多人花了很多时间去帮助别人。

但我们关注的却是几个负面的,这会在我们头脑里形成一种观念,我们会觉得这个世界是一个很糟糕的地方。现在我们特别关注恐怖主义,但那几十亿个,想生活在和平中的人呢?这并不代表,这是媒体一个很重要的职能,但同时我们不应该无视了积极的新闻。媒体的关注大部份都是那些伤害别人的人,例如关注强暴,无视了几十亿人的正常性爱,这不仅发生在童话故事里,世界各地的人……我不认识他们,但愿他们不在这个教室里,这是谷歌搜来的图片,不只是世界各地的人,在哈佛这里的人,我不知道他们现在还做不做这个调查,但我在网上找到最近的一个是04年的,我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。你们当中,有些人不相信在哈佛也有人,在这里在做爱的,这证明了的确有这些人存在。他真可爱,那婴儿很可爱。好了,我并非说我们在无视消极的新闻,无视社会存在的问题,我们应该关注这些问题。我们应该改善世界,但同时,我们还要明白,那些跟乐观主义者,和积极者说“实际点”的人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,因为脱离实际的不是积极者,相反是消极者,因为世界上好事多过坏事,多得多。不贪的官比贪官多得多得多,没有毒的食品比有毒的食品多得多得多,救死扶伤的医生比医德不好的医生多得多的多,善良的好人比骗子多得多得多,他们永远是大多数。事实上,看到积极占“整整一半”还不够,看到一半还不够,要看到那90%。因为世界上好事比坏事多得多,我们需要关注它们,不仅因为这样做是好事,不仅因为这样做能让我们更健康更幸福,还因为关注能创造现实。

我们都明白这个道理,当我们看到公车上没人照看的小孩,当Marva Collins说以下这句话时“我们要关注人性中伟大的种子”,我们在恢复性研究里看过,当关注点从“为什么这么多人失败了”转变为“为什么情况这么困难,但有些人能成功”,我们就能明白这个道理,关注创造现实。大家想想,当我们看到诈骗罪时,看到报纸上经常报道的不正当行为时,我们开始相信,我们开始相信“你想成功?”你想成为财富500强的CEO?像安然那样的公司?那你就要犯诈骗罪,除此以外,没有别的成功道路了,为什么?因为另那几百万个,靠正当途径成功的人,没有被报道,大部分都没有被报道。我们关注的是负面,我并非说揭发者存在并不重要,报道负面新闻并不重要,但同样重要的是,我们还要关注那些正直而且成功的人,因为他们才是大多数,超过90%。因为如果不这样做,那些人就会想“如果我想成为成功的商人”,“那我就要做违规的事”。

当他们要作出道德决定时,当他们在35岁当上经理时,他们就会想“成功的唯一途径就是不要太守规矩,这就形成了自我实现预言,这里有多少人……说真的,请大家举手,想过进入政界,成为州长,总统或首相的?有多少人想过……除了我,好的。很多,我们知道,在哈佛有很多,除了那些举手的人,有多少人听过别人说 “你不要进入政界,你太诚实了?”“太老实”,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话,这就成了自我实现预言。因为很多本来会从政改善世界的诚实人,有了这种想法后就不从政了,因为别人都说“政客是骗子”。政客不是骗子,有些政客,是骗子,但他们只占少数,大部分都是诚实工作。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好的,他们确实会犯错误,毕竟他们也是人,但他们的意图是好的,他们有道德操守。虽然我们都关注坏事,但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好事,这确实算是一个奇迹。在我来看,真的是一个奇迹。这体现了人性的强大,我们人性的善良因子的强大,因为我们能保持这份善良,还有,我们脑袋里不停有把声音在说“为什么我不这样做,为什么我还没看书?”,“为什么我还没写完论文?”,“为什么我要跟他说这种话?”,“为什么她要跟我说这种话?”大部份都是消极的。

我们多久才听到这样的声音一次“我今天跟别人聊得很开心?”,“我刚做完这么多工作 我太高效了”,“我做得很好,我刚拿了A-的成绩”,“我都没怎么花精力”。

当然,在这门课是不可能的,在别的课程上,为什么我们脑袋里很少这种积极的声音?因为我们的观念都关注在消极上,我们下周再来谈改变,我们会明白媒体在我们脑袋里,形成了一条神经通道,因为它让我们关注于消极问题上,所以我们慢慢就变成了消极者,怎么改变?我们等一下再谈这个问题,关注于好事上是很重要的。你知道人们怎么评价甘地吗?他为他国家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是,他使印度为自己感到自豪,他使印度为自己感到自豪,这是伟迹,美国呢?你们为美国感到自豪吗?我们住在这里,这里的大部分美国人,你们让美国为自己感到自豪吗?你们知道美国也有缺点,不是一个完美国度,它从建国起就在犯错,以后还会继续犯,希望还会犯很多年。但我还是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度,很多人想来这里生活,为什么?因为这里的自由和机会,虽然不完美,但这是一个伟大的国度,我们感激美国吗?我们感激它的伟大之处吗?因为如果我们不感激,我们会付出很大的代价,现在国内很流行“抨击美国”,当我们专注于抨击时,当我们专注于消极时,我们没有改善现实,反而使其恶化,没错,我们需要有批判精神,这个国家的伟大之处之一就是,你可以站在大街上,或者写一篇文章,批评政客,制度,其他人,这就是这个国家对世界的重大贡献之一:言论自由。但同时我们有这种自由,我们应该把这种自由用于专注,社会中的好现象,因为感激很重要,不管是感激一个国家,一段关系,一个人,一个学生还是一个老师,感激很重要。

我从字典查来“appreciate”的意思:重视其价值,认同我们身边的人或世界中最好的一面,肯定过去和现在的优点和潜力,感激那些为生物,赐予生命,健康,活力和优点的事物。appreciate的第一个意思就是感激,这是一种好行为,但它不只是一种好行为,我们以前谈过这点。 “appreciate”第二个意思是增值,经济增值,银行里的钱增值。这个意思很重要,因为当我们感激好事时,好事增值,当我们感激生活中的好事时,当我们感激其他人的善良时,当你感激这个国家的伟大之处时,好事就会增多,可惜反之亦然。当我们不懂欣赏时,不管是我们自己,我们国家,还是我们的恋情,好事就会贬值。这点我以前就讲过了,有没想过为什么很多恋情不顺利,蜜月期过后就撑不下去,人们都会问“出什么问题了?”或者“我们怎么能改善这段关系?”如果我们单纯问这些问题,我们就会专注于问题和弱点上,我们就会无视优点,顺利的地方。当我们不专注于优点上,优点就会贬值,在我们眼里甚至看不到这些优点的存在,就像在你眼里。公车上那个小孩,是不存在的一样。本质上,感激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。

我来解释一下,我来随便举一个例子,例如,星期一早上,或星期二早上,你正走向1504室,突然你看到你的一个朋友,你知道这个朋友是个很真诚的人,你信任的一个人,你朋友看着你,然后说“你看起来真精神”,这时候你会有什么感觉?你会觉得自己很精神,你走路会走得更得意,然后你走进这间教室,另一个朋友看到你说“你看起来真精神”这时你会有什么感觉?更精神了,然后你进来,坐下,另一个一个月没见面的朋友“你真精神”这时你有什么感觉?你精神到不能再精神了,往复循环,你这天就会越过越好。现在假设是另一种情境,星期四早上你走进1504课室,突然一个你信任和重视的朋友,看到你跟你说“天啊 你怎么了?”本来你没事的,但现在有事了,你走进教室,有人看到你说“天啊”你会有什么感觉?你会觉得更糟了。你刚坐下看到又有人看着你,完全震惊了,这时你的感觉跌到谷底了,恶性循环,越来越糟。感激能形成良性循环。我们知道有时候,一日之始听到的,一句话一个词能让你过上愉快的一天,甚至一周。这个研究表明一句话如何,影响一生,这是Bandura做的研究。

一句感激之言就能让我们有力量支撑下去,但这有一个关键:感激一定要出自真心诚意,等我们谈到自尊时,我们会谈到,虚假的感激会带来多大的伤害。我不是说你们的男朋友或女朋友,穿着同一身衣服出去玩了一晚,第二天回来问你“我好看吗?”,你当然不能说“很难看”,我们说的不是这种灰色地带。感激一定要真诚,要跟实际相关,等我们讲到自尊时再深入谈这点。但关键是你要明白,你总能找到可以感激的东西,想想刚才的癌症病人研究,或者艾滋病人研究,连他们都能在这么悲惨的境况中,找到值得感激的事。当他们感激时,当他们从坏事中看到好事时,好事就会升值,越变越好。

Oprah是真正的积极者 “你专注的东西会变大,当你专注于生活中的好事上”,“你就能创造出更多好事”,“机会,恋情,甚至钱都会向你滚来”,“当我学会感激”,“不管我生活中发生了什么事”,因为我们专注的东西会升值。再次说明,我一直在课堂上,用这个比喻:种子。如果我们不给它浇水,它会怎样?如果我们不让阳光照射它,它会怎么样?这种子就会凋萎死去,很可惜,人类的大部分潜力就是这样被扼杀的。大部份恋情和国家的潜力,如果我们想它成长,想它开花,我们就要让阳光照射它,给它浇水。Marva Collins正是这样对待她每个学生,身上的伟大的种子,在经典的皮格马利翁实验中我们看到,当老师的专注投在那些,被挑为“潜力生”的潜力上时,当老师专注于他们时,就等于投射了阳光。当阳光投射在他们的潜力上时,这些学生就开始变聪明,他们的潜力就发挥得更充分,那我们怎么改变这种错误的思维呢?我们该怎么做?我跟大家说一些,社会层面上的做法,和一些个人层面上的做法。在社会层面上,我们可以创造好消息,现在对好消息的报道不够,有人说这好消息没市场,很无聊,没错。有很多是没市场,部分原因是因为好事太平淡无奇了,但我们可以报道伟大的技术突破,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。

为什么不报道那些伟大的医学进步,为什么不多点报道和平?健康?大家都知道和平代表这个故事没有吸引力了,有战争时才有吸引力,那何不更多关注这些领域?这是一份在网上成立的报纸,好新闻网络,我强烈建议大家去看看。几年前才开始的,它让大家更加关注好现象,大家都知道爱因斯坦 53年那一天柬埔寨获得了独立,柏林墙,它会提醒我们,自己历史上的好事和今天的好事。他们会谈论一些很好的消息,另外一个叫Geemundo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,这是另一个专注于好现象的网上报纸,除了看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,何不一大早就上来看看,看看这些网站,抵消我们的负面思维,艺术,对于改善世界非常重要,对于改变我们的内在思维非常重要。看看文艺复兴画家弗米尔画中的光,看不到多少曙光的时候的一束光,因为那时是中世纪,黑暗时代,但画家专注于一束光这个好现象上。专注在人的潜力上,为文艺复兴奠定基础。一切从艺术开始,又如在18,19世纪,浪漫主义,贝多芬或雨果,他们都遭遇很悲惨的困境。但他们专注于崇高伟大的事业上,专注于人的潜力上。亚里士多德曾经说过“小说比历史更重要”,因为历史只是一五一十地描述生活,而小说则是描述对生活的憧憬,对生活的憧憬,人的潜力,这为世界上更高层次的自由和平等,奠定了基础。

又如上世纪30年代的美国,很大程度上,好莱坞鼎盛时期的导演Cukor Capra Sturges正是在大萧条时期,拍出他们的代表作,人们会去电影院看这些电影,鼓励他们,帮助他们度过困难时刻。这段时期同时也正好是……一战和二战中间,全世界都陷入困境,正在复原的世界突然又陷入另一场大战。但这些艺术家还是不停地鼓励人们,他们并非无视问题,而是在改善,这是我最爱的电影《苏利文的旅行》现代艺术也是。如果我们走进画廊,感受到艺术对我们的鼓励,不管是摄影,雕塑,电影,还是书,这样不是很好吗?还有更多的例子艺术家的作用之一也是突出,社会中的问题,使我们对其加以改正,但如果艺术家,如果一个人真的很想,把好事发扬光大,那么光是专注于不好的现象上,是远远不够的。因为如果我们不突出好事,如果我们不感激好事,好事就会贬值,基本上这就是幸福心理学的本质。大家想想幸福心理学家做的两件事,他们做的第一件事是,研究好的现象;第二件事是,他们专注于优秀中的优秀。通过这样做,引用Miriam的话,他们使优秀民主化,因为他们专注于好事上,他们没有忽视每个人的优秀之处,没有忽视那些优秀不凡的人,没有忽视世界上的Marva Collins,没有忽视高危人群中那些不屈不抗的孩子。

除了媒体外,还有一个原因导致我们,忽视了好事,专注于坏事上,我们会适应于习以为常的事,驱动我们,吸引我们的是不平常的事,是反常,而不是常态。因为世界上有很多好事,好事太平常了,我们就习惯了。我们就再也看不到好事,而坏事,是一种反常,总能吸引到我们的注意力,为什么?因为大自然把我们造就成这样,我们是变化探测器。我们是变化探测器,当有变化发生时,我们的头脑就马上专注于变化上,有些不同的事发生了,不管是我们看见,还是听见,这是给那些睡着的同学听的,使我们惊醒的是反常。适应性是好事,大自然把我们造就成这样是好事,因为它能帮我们逃离险境,例如,当我们听到有狮子,向我们走来,或者想悄悄接近我们时,它能帮我们闻到毒味,一些不同的事,发生了变化的事,还帮我们听到熟睡的宝宝的动静,这太厉害了,沉睡时,你知道……可能房子塌下来了,但你不会醒来,但如果宝宝在哭,你就会马上醒来。我们都是变化探测器,大自然把我们造就成这样,或者说上帝把我们造成这样,让我们能更好地生存。某些程度上来说,适应性是好事。首先,如果我们不适应我们就会听到各种各样的吵声,我们会变疯的,因为我们现在周围有很多嘈杂声,除了我们在听的声音外,打字声,呼吸声,偶尔外面传来的汽车声。

如果我们什么都听得见,我们会疯的,所以适应性是件好事。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住在高速公路旁边,晚上还能睡得着,因为过了一两个月,他们就听不到汽车声了,我们有亲戚住在协和地铁站附近,可以说他们就住在地铁站上方,我们去他家吃晚饭,有辆地铁经过,房子震动了,声音非常大。一开始,我们看着对方,他笑了笑,第二次地铁经过时,房子又震动了,非常吵,我禁不住问“你不觉得烦吗?”他问“什么?”他不知道我在说什么,我说“地铁刚经过”他说“我们现在都注意不到了”“因为每隔二三十分钟就有地铁经过”。他们没注意到,所以适应性是好事。在困境也这样,我个人遭遇过最大的困境是:1997年9月19日,当时我住在新加坡,我最好的朋友从印尼过来看望我,那时她对我来说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。她的飞机坠毁了,胜安航空MI185 在座可能有些人记得,我的世界崩溃了,我这辈子第一次,觉得我不想活了,我没有了活力。我打电话给家人和另外一个人,他对我的人生产生过很多影响 Nathaniel Branden 出于很多原因。

首先,他是一个著名的作家兼心理学家,他当时刚去过新加坡,他刚见过Bonny。我打电话给他,因为他是心理学家,我认为他能帮我,还因为他45岁时失去了妻子,她在泳池里中风发作溺水,他回家时在泳池里发现她溺水了,他经历过这种痛苦,比我早25年,所以我想听听他的建议。我在电话上连话都说不清楚,因为我不停地哭,他跟我说“Tal,我现在跟你说的话可能没意义,但我说的是真的,你会撑过去的,我知道你会的,我们会撑过丧亲之痛。虽然很难,很痛苦,哭吧,把情绪释放出来,但你会撑过去的,我们都能克服痛苦的情绪,我们都能。因为如果我们不能,那只有主能救我们”因为如果我们不能,就只有主才能救我们,过了很久,大约三个月后,我才可以重新投入工作。过了一整年以后,我才感觉到,我以前有的那种动力和热情,现在我想起Bonny,我会苦笑一下。但我学会感激我们度过的美好时光,感激我有荣幸认识她,适应性是一种好事,很重要的一种能力。因为如果我们不能适应,就只有主才能救我们了。但适应性也有坏的一面,有坏的一面,当我们适应了,我们就会习以为常,这不是好事。因为我们,我们对重视的家庭习以为常,我们对友情习以为常,我们对等一下在餐厅里为我们端上的饭菜,感到习以为常,这是多么奢侈。

我们对坐下旁边的人习以为常,我们对在学校里上的课程习以为常,因为我们适应了。在处理消极的事情时,适应性是好事,但当我们对生活习以为常时就不是好事了。我们需要问的一个问题是,能不能做到两全其美?能不能适应消极的同时,不对积极的东西习以为常。

有一个犹太传统故事里讲到一个男人,住在一个犹太小村里,东欧的一个犹太小村。他过得很苦他住在一间小房子里,家里有很多孩子,他妻子整天在耳边唠叨,他们不停地吵架,生活得太糟糕了。那个男人想改善他的生活,所以他去找拉比,把他的情况告诉他。他说“我们活在小房子里,挤满了孩子”,“没有隐私”,“我妻子整天在唠叨,拉比,帮帮我”。拉比说“你后院有鸡吗?”他说“有”。“下周,把鸡带进屋里”“拉比,你在说什么?我们没有地方……” “把鸡带进屋里”。男人很虔城,信任他的拉比。一整周都把鸡放在屋里,鸡毛,鸡粪,臭味,什么问题都有,孩子们吵得更凶了,他妻子更唠叨了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?房子本来就够小了”,“拉比吩咐的”他们继续吵架。这一周终于结束了,他跑到拉比那里说“拉比帮帮我”拉比说“情况怎么样?”他说“更糟了,家里没地方了,我们整天吵”“很臭,太糟糕了”“孩子,你后院有吗?”“有,拉比,我们有牛”“把鸡和牛都带进屋里一周”“拉比,但是……”“听我说的做”所以他把牛带进屋里,这一次也很糟糕,他鼻孔里都是这股臭味,他们一周不得安睡,太糟糕了。一周过去了,他整个人衣衫不整,憔悴不堪,浑身臭味。他去找拉比说“拉比,帮帮我,情况太糟了,糟多了”“你家后院有马吗?”“有,我知道你想怎么做了” “把马带进屋里” 他又把马带进屋里,太糟糕了,马乱踢乱叫,到处地跳,把东西摔坏,家里一片混乱,吵声不断,糟多了。终于一周过了,他跑去找拉比,拉比说“现在你过得怎么样?”“拉比,太糟了”“好的,下周”“你把动物都带出去”“然后再来见我?”一周过去了,他来见拉比,拉比问“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“拉比,太好了,家里宽敞多了”“气味太好闻了”“我们一家人乐也融融”“孩子很高兴,非常感激你,拉比”问题来了。

我们要等到情况恶化,才得到感激眼前和身边的好事吗?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感激健康?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感激健康?等我们或旁人的身体现出问题时,我们什么时候开始感激生活?当我们有危险时,当我们失去亲友时,我们需要问自己一个问题“一定要等外界发生一些异常的悲剧时,我们才开始感激习以为常的东西吗?”我们身边和内心都有无尽的幸福,就在我们身边,餐厅里,坐在旁边的同学,在你家里的房间,我们身边我们心里,有很多好事值得我们感激。但我们都把它们习以为常,真的要等悲剧发生吗?答案是不。如果我们把感激当成一种生活习惯,如果我们培养感恩的习惯,正如媒体培着我们成为消极者一样,我们可以把自己培养成积极者,我们可以培养感恩之心。

因为当我们感恩时,我们不再把好事习以为常。G.K.Chesterton说“你们在餐前感恩”“但我听音乐会和歌剧前”“在看戏剧哑剧前”“在我打开一本书,画素描前”“画画前,游泳前,剑击前,拳击前,走路前,玩乐前,跳舞前”“把钢笔头醮进墨水前,都会感恩”“感激能带来人类感受到的”“最为单纯的快乐”大家想想,想想你上次感激别人时,当你向别人表达你的感激时,你有什么感觉?你使对方有什么感觉?或者当别人感激你时?你会有一种飘起来的感觉,形成一个良性循环,前提是这种感激是真诚的。我们感激得不够,我们的感激之情表达得不够,不管是对我们吃的食物还是写作,不管是对朋友,还是对家人,这是在关于感激的力量方面最好的书,这不是一本教材。但我等一下谈到的很多观点,在这本书里都有所研究 Brother David Steindl-Rast写的《论感激》,他还办了一个很棒的网站,谷歌他的名字就能查到。我们怎么培养感激?他的建议很简单优雅“何不先审视平凡的一天?”有什么事是你不自觉地就会去处理的?有什么事是毫不费力你就会全心投进去的?让你感到温暖,睡意全无,或者是带你的狗,出去散步或者是跟孩子玩骑背背,培养感激需要经过一次又一次的练习,直到变成第二天性,直到变成习惯,直到我们把一次的感激,变成我们性格的一部分,这是有可能做到的。

其中一个方法就是每天都找出,一两次件,有意地专注于这些事上,不管是在餐厅喝的第一杯咖啡,还是走向教室的那段路程,还是你独自在房间里闭着睛神集中精神,听十分钟音乐,欣赏你最喜欢的歌曲,不仅花时间去变成红酒鉴赏家,还要成为生活的鉴赏家。这门课很大程度上就是要教我们感激生活,他继续写道“感激之心能量度我们活得多充实,对习以为常的东西,难道我们不是死了一样没感觉吗?”斯坦福精神学家Irvin Yalom做过很多研究,研究患不治之症的病人,他找来那些只剩三个月,六个月,最多一年的人,研究这一类人,他同样也发现这些人,也有这样的感受“我这辈子第一次觉得自己活着”“我这辈子第一次觉得自己活着,为什么?”“因为我这辈子第一次懂得呼吸的价值”“这么多年来,我第一次感激我丈夫”“我妻子,我朋友,我孩子”感激花草,聊天,我这辈子第一次懂得感激这些东西,而以前他们根本不关注这些东西,他们关注别的东西,关注困难,关注苦况,大部份都关注消极的东西。记住,在我们眼里,公车上的孩子是不存在的,在大部分人眼里,他们生命中,恋情中美好的东西,并不存在,因为我们并不感激它们。当我们对它们习以为常时,在我们眼里,它们就不存在,我们对它们的感觉得麻木的,对于这些东西,我们像死了一样没感觉。我们需要一个警钟,像患上绝症一样,才能醒悟吗?才能让我们关注我们内心或身边,美好的东西吗?为什么?为什么还要等?有很多人研究感激的价值,你们之前也看过了。

你们看过Robert Emmon写的文章,还有加大分校Michael McCullough写的文章,我把这两个研究合总结在一起,他们的研究就是随机挑出一组人,把他们分成四组。第一组每天晚上睡觉前,都要写下至少五次他们感激的事,大事小事都行;第二组写下至少五件生活中遇到的,与别人的争吵,坏事;第三组写下至少五个,你比别人优秀的地方;第四组是对照组,他们可以随便,写下一天中遇到的任何事。测量标准是,看他们的乐观,幸福程度,身体健康程度(过去参加这个研究的六个月,他们多久去看一次医生)。他们对别人有多慷慨和仁慈,最后还有他们达成目标的可能性,他们为自己设下的目标,也就是说他们有多成功。结果最差的那组是写与人争吵的那组,生活中发生的五件坏事。结果最好的那组,最快乐的那组,最乐观,最有可能达成目标,对别人最大方最仁慈。最健康的那组,就是每晚睡觉前,写下他们感激的至少五件事的那组,对身体和心理都有好处。

这个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是,他们后来做的一连串实验的开端,这本书最近才出版 Robert Emmons写的《谢谢》非常好的一本书,书中追踪了很多研究和方法,能帮助你变得更有感激之心,把感激培养成一种生活习惯,对身体的好处,包括心率变异性,它能预测我们是否能长寿,预测我们是否健康。当我们感激时,副交感神经系统功能增强,使我们变平静,从而加强免疫系统。当感激成为我们的性格,还有很多好处,所以感激不只上一种心情,也是一种性格。我们怎么培养感激?通过一次又一次的感激,我每晚都这么做。从1999年9月19日开始到现在,从1999年9月19日一直做到现在,这个研究2002年才开始,而我早就开始了,当Oprah叫我这么做时 我就开始做了,真的。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,我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昨晚写的,昨晚是26号,上帝,家人,我深爱的妻子Tomush ,瑜伽-我练瑜伽,David-他很棒,Sherial-宝贝(我的孩子们),办公时间,我昨天在办公室过得很开心。这个不能说,对不起,这个也不能说,对不起。这门课有时候需要打马赛克,需要花点时间才……这个也不能说,开玩笑的,我妻子做的汤,她做的青豆汤很好喝,我昨晚喝了。大事,小事,大事,小事,现在也有东西值得我感激。我感激Shawn Achor 这个班的首席助教,我感激他的工作,他的热情。我感激Debb另一个班的首席助教,我感激所有的助教,他们为了你们的教育投入了很多时间,为了让你们在这门课学得幸福。

我感激Barry ,他在幕后,大家不常见到他。但这个课堂很多东西都要靠他,感激他的支持,他的谦虚,为我们做了这一切。我感激我的学生,因为没有你们,我今天就不能站在这里讲课,做我喜欢做的事。如果没有你们,我就做不了我最喜欢做的事,谢谢你们,我感激你们。这样做的关键是坚持,这样做矫情吗?绝对矫情,这样做能起作用吗?绝对能,我还会每天晚上和我的孩子David这么做,我怎么做?我问David,他现在三岁半了“你今天有什么开心事?”他回答我,然后又问我“你今天有什么开心事?”这个方法是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学来的,他是手工匠人,他前几节课有来过,他来看我,有一天我去他家吃晚餐,他听到我讲课的内容,他跟我说“我有些东西要给你看”他有两个小孩他们都站在旁边说着,五件他们感激的事,他们都是很小的孩子Daniel和Maya,我看着他们,我感动得流泪了,非常温馨感人。从那时起我也和我的孩子这样做,我妻子也会定期和我这样做,她容忍我的矫情,但这样做很有用。

因为我们不会对好事习以为常,关键是要保持新鲜感,怎么保持新鲜感?这个练习的缺点之一就是,它很容易变得一种习惯,失去新鲜感。我们找不到新鲜感,无法用心去练,我们把这种练习当做家常便饭了。关键是 Lyubomirsky说,一周做一次吧。对有些人来说,一周做一次比每天做会更好。但是这样做是有代价的,每周练一次,很难变成我们的一种性格,我们怎么保持新鲜感?每天都做,我怎么保持新鲜感?很幸运,有很多人都在研究这个问题。有些是Lyubomirsky做的,有些是其他人做的,第一个方法是变着来做,例如我写Sherial有关的事,有些东西,是我每天都写的。我女儿,我儿子和我妻子,还有上帝,我每天都写这些东西。我也会写其他事,我可以写这些事的不同方面,某一天我可以写Sherial的微笑,她才一岁还没有牙齿,笑起来很可爱。另一天我可以写,她第一次走路,变着来写。另一天我可以关注别的……这一周我可以专注写我的工作,下一周我可以专注写个人私事诸如此类,变化是生活的调味剂,很有效。

第二个方法 Ellen Langer说的用心,她把用心定义为创造出新的差别,其实跟变着来练差不多。看我以前没留意过的东西,我没正眼看过的东西,这也是维持爱的一个办法,有些人说随着时间过去,他们就会适应一段恋情。其实,我们每次都能从别人身上看到不同的东西,不管是父母,还是情人,还是朋友,创造新的差别,用心去看,专注在上面,通过这个新的专注产生新鲜感,图像化。William James大楼的Steven Kosslyn,我们系的主任做过一个研究,表明孩子会在脑海里把单词形成图像,所以当他们看到……假设是母亲,他们脑海里马上形成母亲的图像,很多时候我们说这些词,如果不是有意识地话,都不会在脑海里形成图像,这就是为什么孩子的思维比我们慢。因为他们还在脑海里把单词变成图像,但大人要有意识地才能形成图像,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孩子活着这么有童真,为什么他们会感激简单的东西,看到飞机都这么高兴,谈到他们在日托所做的开心事,他们活得很有童真。我们长大成人时,我们适应了,我们对这些东西都麻木了,除掉这些麻木的方法之一,就是在脑海里形成图像。当我们形成了图像,我们就能重新像孩子一样看待事物,下节课我们再继续谈这点。

在这节课结束前,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,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,我认识的人中最当之无愧的积极者,我的人生模范,她教会我学会专注于事物好的一面。我外婆1915年在罗马尼亚锡盖特出生,她的童年很普通,她是最小的女儿,她有一个姐姐,五个哥哥,他们过得很好,她的很多哥哥,成为有名的拉比,小提琴家,音乐家,她是个过着快乐平凡生活的小女孩。直到1940年希特勒入侵罗马尼亚,希特勒入侵罗马尼亚,她的生活被颠覆了。她全家人都被带到集中营,从一个转到另一个,最后去到奥斯威辛,在奥斯威辛,她有十几个外甥女,和外甥,他们都被谋杀了。她五个哥哥和父亲,都在她眼前被谋杀了。战争结束时,她和她姐姐活下来了。英国人来到奥斯威辛解救集中营的人,他们当时带着一个医生,医生会一个一个检查集中营里的人,当然大部分都死了。那些还活着的人,他会说这个带走,这个留下,因为他们资源有限,地方有限,他们认为活不下去的病人,就会留下来。当看到我外婆时,她当时只有26公斤,也就是54磅,我外婆长得很高大,但她只有54磅,他说你留下,然后看到她姐姐,她就在她身旁,她姐姐36公斤,79磅,他做这个动作,说把她放到车上,当然她太虚弱了,起不来。

所以英国士兵抱起我外婆的姐姐,她的名字叫Shanti,他们抱起Shanti,她抓住她妹妹, 她不肯放手。他们想松开她的手,虽然她很虚弱,但他们无法松开她的手。于是医生说,好吧,两个都带走。所以士兵把她俩都带走了,他们把她们抱上车,他们很肯定我外婆会死去。一个月后,她活下来了,虽然她体重没有增加,他们以为她随时都会死去,但她顽强求生。三个月后,她体重开始上升,她活下来了。半年后,她回去锡盖特,看看她的家变成什么样了。到达后,她从马车上下来,一个叫约瑟夫的男人看到她,他看到一个弯着腰,头发还没长回来的女人。但他认出了那双眼睛,因为那双眼睛充满骄傲,充满生命力。他认出了我外婆Goldie 他收留了她,两周后他们结婚了。外婆恢复健康,怀孕了,生下一个死产儿。她又怀孕了,再一次生下死产儿。他们从罗马尼亚搬到特拉维夫,他们被英国人抓住,因为当时以色列是英国托管,他们被英国人抓住,被送回到塞浦路斯的集中营。在集中营里,我外婆在塞浦路斯又怀了一个孩子,这次她生下了一个女儿,后来又生下一个男孩,也是死产儿。我外婆不能再生育了,她的身体吃了太多苦。我外婆活了下来,生活得很好。

Shanti也是。Shanti不能生育,但她把我妈妈视如己出。她把我当成外孙一样,我记得,那是1988年10月,Shanti几年前去世了。她去世那天,我们去墓地,在她的墓碑前祈祷。我和我外婆去,我们一起走,我外婆站在墓碑前,墓碑上不仅刻着Shanti的名字,还是她兄弟父母的名字。她看着墓碑,我听到她跟Shanti说“我们真幸运,不是吗?我们很幸运,你看 Talik也来了”她叫我Talik,然后她跟她说我干什么工作,她告诉她我兄弟姐妹在做什么工作。她们的外孙,我父母,跟她说生活有多美好。她在说美好的事,她偶尔会哭,想念Shanti 。她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,她站在那里,有时说依地语,有时说希伯来语,偶尔会跟我说一两句,然后又跟救了她一命的姐姐说两句,她跟我说“走吧”。然后我们一起走,我们周围有几千个坟墓,我们在小道上向车走去。那时是十月,很美丽,太阳西下,风在吹,树在摆动,然后她停下来,向天空望去,她站得很骄傲,很稳重。她紧抓住我的手,抬头看天,再看着我,她说“Tal,这个世界真美好”“可惜我们都要离开”她笑了笑,我们继续走,我外婆见过成千上万的尸体,她亲眼看着她家人被谋杀,她生了三个死产儿,她没有无视生活中可怕的事,她怎么能无视?但是同时,她也拒绝无视生活中美好的事,生活中美好的事,她心怀感激,她撑下来了,我外婆告诉我,这是一个美好的世界。我相信她。谢谢大家。

推荐给好友 打包下载这篇文章 打印这篇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 myarticle.pw
All rights reserved.

备案号:浙ICP备17002154号-1 Powered by: MyArticle Version 1.0dev
Processed Time: 0.0038 s Querys: 5 [ Gzip Level 0 ]